您的位置首頁  生活娛樂  娛樂

從資本圈神話到深陷欠薪風波 “翻版樂視”暴風TV這下危險了

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• |
  • 2019-06-17
  • |
  • 0 條評論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原標題:從資本圈神話到深陷欠薪風波 “翻版樂視”暴風TV這下危險了

  6月13日,暴風集團(300431)以6.99元漲停報收。對于股價從13元一路向下的暴風而言,這一發展顯得有些神奇,是觸底反彈還是回光返照?答案都不是,這更像是游資趁著“暴風TV欠薪事件”的一次炒作,因為6月14日暴風集團股價下跌7.30%,一切又恢復了從前。暴風TV是暴風集團的核心資產之一,如今亂象紛呈,也正是昔日創業板牛股暴風集團前途未卜的縮影。

  轉型VR和DT大娛樂相繼折戟

  說起暴風影音,大多數的80后甚至是70后一代,依然記憶猶新。作為國內最早的視頻播放器之一,暴風影音成功打敗了微軟自帶的播放器,成為當時最主流的視頻播放器。2009年,暴風影音的用戶量已經達到了1.5億人次。

  然而,隨著優酷、騰訊視頻、愛奇藝等在線視頻網站的崛起,視頻播放器這一產業已經成為昨日黃花,后知后覺的暴風影音,沒有趕上行業轉型的風口,公司業務開始逐年下滑。為了重振公司業績,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多年來一直在嘗試向各種不同的業務轉型,暴風集團創始人、董事長兼CEO馮鑫推出的“All for VR”“DT大娛樂”和“All for TV”轉型三部曲,也都高開低走,逐步消失在大眾視野。

  2015年,馮鑫提出All for VR戰略,并高調推出暴風魔鏡。但很快,隨著VR熱潮消退,各路資本也紛紛散去。公開資料顯示,暴風魔鏡至今尚無盈利,而馮鑫也因為該項目被中信資本申請凍結其尚未質押的327萬股股份。

  而暴風集團的體育產業,和VR產業擁有著同樣的宿命。2016年,暴風緊接著推出DT大娛樂戰略,并成立暴風體育業務板塊、完成對MPS的股份收購。馮鑫稱,暴風體育在暴風集團的DT大娛樂版圖中扮演重要角色;暴風專注于互聯網視頻業務,而視頻內容的核心就是影視加體育,占到百分之八九十的比重。

  不過,盡管馮鑫一再強調視頻內容,暴風在版權費用上的投入卻一直不多。據悉,暴風購置2017年影視版權花費為8600萬元,占應收成本的5.61%,2018年版權費花費為5100萬,占應收成本的3.88%,同比下降40.54%。

  TV業務將暴風集團拖入泥潭

  6月13日,暴風集團就“暴風TV多名員工赴總部討薪高額虧損或影響集團經營”一事發布聲明,表示暴風集團和暴風TV(暴風智能)是兩家獨立運營的企業,各自擁有獨立的業務、獨立的法人,是完全不同的法律主體。暴風集團僅為暴風TV(暴風智能)的股東,并不參與公司運營。

  暴風集團再次強調,暴風TV(暴風智能)并未解散,只是因為戰略調整做了相應的架構調整和辦公室搬遷。作為公司股東,暴風集團已經督促暴風TV(暴風智能)積極面對、解決離職人員的相關問題。

  有業內人士認為,無論暴風TV現階段是否實質性解散,從員工反映的長久拖欠工資、銷售費用情況來看,暴風TV的持續經營能力已經存疑。

  公開資料顯示,在“暴風系”體育和VR方面的嘗試受挫之后,近年來馮鑫將所有的籌碼都押在了互聯網智能電視上,提出“All For TV”的口號,將AI和語音助手作為主要賣點。為了打開市場,40英寸電視的價格僅售999元,老款產品還可以舊換新。

  2018年,馮鑫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,他的目標是2018年暴風TV 賣出200萬臺,到2019年就能進入大規模盈利狀態。但實際情況是,暴風智能電視2018年銷量約70萬臺,暴風集團年報顯示,暴風智能2018當年虧損約11.9億元。

  事實上,今年5月末,就有消息稱暴風TV開始遣散員工。馮鑫很快出面否認此事,稱“是有員工減少,但隊伍沒有解散”,并表示暴風集團“不會放棄市場前景廣闊的互聯網電視行業,未來將通過精細化運營改善經營狀況”。

  前述人士更是表示,雖然暴風集團在澄清中表示暴風集團和暴風TV是兩家獨立運營的企業,但它們是一個品牌的同盟軍,加上暴風TV 是暴風集團的子公司,一旦暴風TV “扶不起來”,不單是投資失敗的財務問題,亦會影響暴風集團的戰略規劃。

  在馮鑫看來,暴風TV和小米手機的打法其實如出一轍——都是用智能硬件的方式切入互聯網,“暴風要通過用智能硬件,而不是通過免費的軟件或者網站來獲取互聯網價值。”

  在馮鑫和暴風TV掌舵者劉耀平的努力下,2018年暴風TV等產品銷售收入為9.02億元,占到公司營收總額的80%,但尷尬的是,毛利率只有-31.97%,賣得越多,賠得越慘。

  2017年以前,硬件和廣告是暴風集團創造營收的兩駕馬車。自從馮鑫提出了All For TV戰略之后,廣告業務收入從4.28億元一路下降至1.42億元,但硬件業務收入卻沒有絲毫提升。

  電視業務將暴風集團徹底拖入了泥潭。

  暴風集團自身危機重重

  事實上,暴風集團自身也是危機重重,想通過暴風集團給暴風TV輸血無異于異想天開。

  6月5日,暴風集團新增2條失信被執行人信息,兩條的具體原因都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,第一條標的金額為36.33萬元,第二條金額為189萬元。這也是暴風集團今年第三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。

  此外,最近暴風集團又因為與招商基金、光大證券卷入跨境并購MPS爆雷一事被輿論推到風口浪尖,公司去年歸母凈利潤虧損高達10.9億元,今年一季報凈虧損1749.5萬元。由于經營狀態不斷“惡化”,暴風集團在二級市場也上演“自由落體”。

  互聯網分析師葛甲認為,“暴風2018年的財務虧損不單是馮鑫的戰略轉型失敗,更重要的原因在于52億元收購的MP&Silva(MPS)多數股權的暴雷。這筆虧損會帶給暴風集團極大的財務壓力。”

  2015年暴風集團在創業板上市時,被稱創造了資本圈的“神話”,股價一路從發行價狂飆到每股327.01元,市值近400億元。如今,公司股價已一路滑落至目前的不到7元,總市值僅23億元,被市場稱為“翻版樂視”。

  樂視系融了千億資金,“小樂視”暴風系也融了百億資金。這已經遠遠超出了它們的承受能力。

  業務發展需要源源不斷地往里燒錢,外部融資又頻頻遇阻,暴風集團的資金捉襟見肘,為籌措發展資金,馮鑫使盡渾身解數,發動公司員工增持自家股票,還配套出臺了兜底增持計劃。可員工們并不傻,表面答應,背地里卻頻繁減持套現。

  暴風集團融到的海量資金,燒錢打造的幾大業務正在紛紛折戟。暴風魔鏡已經資不抵債,暴風集團在年報中已直接將其減值到零;體育板塊,斥巨資收購的MP&Silva也破產歸零;最后一根稻草是暴風TV,但2018年巨虧12億元,銷售量大幅下滑,如果沒有新的輸血,也是危在旦夕。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友薦云推薦
網站推薦更多>>
2019年大乐透选号